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终于解脱
终于解脱

终于解脱




  北风呼呼的吹着,从窗户的缝隙钻进屋子,鬼哭一样呜呜的叫着,孙荣躺在
床上,听着妻子的鼾声,他又失眠了,妻子的鼾声像锤子,每当他要入睡,便捶
过来,他烦躁不堪,真想一脚踢过去,把妻子踢下床。

  朦朦胧胧的光慢慢移近卧室,妻子的鼾声终于停止了,他慢慢的入睡,还没
有睡多大一会,就被妻子推醒:「到时间,起床上班了!」

他用被子蒙着头,想再睡一会,妻子又推了两下,无名的火从心中烧了起来,
他把被子一推,站起身来,想朝妻子发火,却发现妻子已经进了卫生间,坐在马
桶上,尿的很大声哗哗哗的。完全没有女人该有的羞涩,孙荣突然不想跟她说任
何话,穿了衣服,早餐没吃就去上班了。

  上午头痛欲裂,跟经理请假,想早早回去,趁妻子不在,睡一觉。

他住的小区是个老式社区,结婚时凑钱买了房子,现在房价长的快,他赚的
钱怎么也不够换个新社区,就在这里一直住着。

  到了社区的楼下,他习惯的去小铺里买包烟,却见到妻子穿着羽绒服,挽着
一个大肚子男人进了他们的单元楼,脑袋不由嗡的一下,这是……妻子难道出轨
了?这样的妻子也会出轨?

  他悄悄的跟了上去,在楼梯上辗转,要不要进去?最后他鼓足勇气,贴着防
盗门听客厅里没有动静,他悄悄打开房门,他们已经进了卧室。

卧室的门关着,男女的嬉笑声传来,他小心翼翼的从厨房向卧室张望,妻子
果然被男人揽在怀里,两人亲昵的亲吻着,男人把妻子的衣服拨了下来,露出一
对浑圆的雪白,凑上去用力的吸,妻子双手抱着男人的头,一脸淫笑,很陶醉。

孙荣心跳的厉害,妻子的样子那样陶醉,这样陶醉的表情多久没有见过了?
好多年了。那时候她还是他心里的宝,不知道何时开始两人渐渐疏远。到了现在
这个地步,他知道他有责任。

  两人到了床上,男人拽下了妻子的裤子,妻子竟然没有穿内裤,他把头伏在
妻子两条大腿之间,妻子用力的按着男人的头,后仰着脖子,浪叫着,这淫荡的
声音很久没有听到了,最近几年他们性交,没有前奏,上来就插进去,插几下射
了,扭头就睡,她好几次事后抚摸他的胸口,他都不耐烦的一把推开她的手,给
她一个后背,这销魂的叫声像刀扎的孙荣心痛。原来她还可以这样欢快的叫。

  男人转了个身子,压到妻子身上,他的大肚子把妻子的胸完全压没了,男人
把屁股挪到妻子的头部,妻子张大嘴巴含住了那青筋暴露的阳具,大口的含着,
用舌头舔着,象是吃着最美味的食物,那水汪汪的眼睛满是春意,原来她还是那
样美,自己多久没有发觉了?以前最爱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现在她的眼睛不属于
他,她的眼里只有那根狰狞的肉棒。她的舌头竟然如此灵活,她多久没有吃自己
的肉棒了?几年了?

  男人翻身从她身上下来,仰躺在床上,妻子一个翻身,坐到了男人的头上,
男人的舌头不停的舔弄着妻子的阴核,妻子淫笑着问:「好吃吗?我这骚穴你喜
欢吗?」

男人一边吞着淫水,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好吃!真好吃。」

妻子俯身,又把那根肉棒含在了嘴里,吞进来吐出去,不时把那两个软蛋放
到嘴里。男人身体突然痉挛了一下,像被抽了筋骨,不动了,妻子含住肉棒,肉
棒在妻子嘴里跳动,过了一会,妻子把肉棒从嘴里抽出来,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嘴
角流了出来,她把精液吐在床单上,回头看着男人道:「怎么这就射了,还没玩
呢。」

男人一脸歉意道:「第一次来你家,看着你这大结婚照,心里有压力,怕你
老公回来。」

老婆一脸不屑的打了一下男人的肚皮,从男人身上下来躺在床上盯着男人的
眼睛问:「回来又怎么样,我两早就完蛋了,他不在乎我,这样更让他高兴,可
以有机会离婚了。你不是说要离婚娶我吗?原来是说着玩的?」

男人躲开老婆的目光,向窗外看去,嘴里道:「再给我一段时间,现在还不
是时候。」

老婆鼻子里哼了一声,嘴角一撇道:「知道你在玩我,我无所谓,我就是要
给老公带绿帽子,随便谁都可以,让他当了王八,我再跟他离婚。」

男人咧着嘴笑了笑道:「你这么恨他,倒便宜了我。你这淫荡的身体,真是
让人留恋。」

妻子拍了拍男人的身体,张开了腿,用手把阴户分开道:「舔舔,操一次,
我还没爽!」

男人低头过去,呼噜呼噜的舔着,下面的肉棒直立起来,男人问:「有套吗?」

妻子道:「安全期,不用带,直接来吧!」

男人扶住肉棒,一点一点的插进了妻子的阴道,妻子脸色绯红,娇羞的看着
男人,抱着那厚厚的满是赘肉的男人腰,让他随意的进出,欢愉的叫着:「啊
……舒服……用力……好棒!」

她不停的鼓励着男人,在他们结婚大照片下面,在他们的床上。

男人大声的说:「你个骚货,给你老公戴绿帽子这么舒服?」

她像被点燃的汽油,猛的把男人按在床上,骑在男人身上大声说:「舒服!
我就是要给他戴绿帽子,让他当王八。我要在他的房子里,让你搞我!让你射到
我体内。」

她用力的抬起屁股,重重的放下,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孙荣感觉这世界很静,静的只能听到呻吟跟啪啪啪的声音,妻子也可以做这
个动作的,她竟然不让她带安全套,男人用力的揉搓着妻子的乳房,妻子拼命的
上下动着,像骑在马上,头发随着她身体,上下的飘舞,她的身体还是那么修长,
没有一丝赘肉,两个乳房上下晃动,像两个水球,她突然一阵急促的叫,瘫倒在
男人身上,男人用那双大黑手,抱着她的腰,一黑一白的躯体贴在一起,下面黑
的不停上下动,像打桩机,啪啪啪,飞快的进出,老婆像被人掐了脖子,呜呜的
呻吟着。打桩机在妻子阴户里进出,带出阵阵淫水,咕叽咕叽,像喷涌的泉水。

终于,男人一声吼叫,停止了动作,只剩下那根肉棒在跳动,乳白色的液体
从两人交合处缓缓流出,流到蓝白相间的床单上,形成一滩恶心的鼻涕。

男人用手抚摸这妻子的后背,轻轻问道:「舒服了吗?骚货。」

妻子小声答:「好舒服,你真厉害,我高潮了两次。」

男人又问:「你打算什么时间跟你老公离婚?」

妻子沉吟了一下轻声回答:「再过几天吧,他过了生日我跟他说,夫妻一场,
我好好给他过个生日。」

  妻子竟然真的要离婚了,离婚?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了,
可是妻子认真说出来,孙荣感觉心还是被重重的锤了。原来不光他想离婚,妻子
也想了。

离婚?望着妻子依旧白皙的身体,他突然很不舍得,今天的她好像把往日那
讨厌的黄脸婆从他脑海里踢了出去,只留下这疯狂的身体,水汪汪的眼睛。他突
然很不舍得离婚,他不要离婚了,他要把老婆从这个肥猪那里抢回来,把她留在
身边。

  孙荣悄悄的退出门去,等他们离开了房间,他悄悄的离开了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