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被绑进女子学院做标本
被绑进女子学院做标本

被绑进女子学院做标本



  周一清晨醒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的我,在心中狠狠吐槽着。

  我看向清华学院派来专门服侍我的女仆长,九条美雪,开口问道:「那个…
…我能问问,一大早这样把我绑来的理由是?」

  严重被我怀疑有抖S倾向的九条小姐微歪了歪头,「让您回忆下熟悉的捆绑
Play之类的?」

  「不要说这种会让人误会我有奇怪性癖的话啊!」快变抖M的我大喊道。

  「说笑的。」九条小说面无表情地说道。「只是该是您履行肉棒样本义务的
时候了。」

  唔……最近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差点都忘了还有这事。

  大约是一个月前,眼前这位女仆长忽然闯入我的家中,强行把我绑来这所只
有大小姐能就读的贵族学校〔清华女子学院〕,而绑架我的理由是我已经被学院
选中担任肉棒样本。

  「嗯……我知道了,那现在是要?」我问道。

  九条小姐没有回答,而是缓缓走向我,越走越近。

  看着她那张虽然面无表情,但却有如娃娃般精緻美丽的脸庞越来越近,不知
为何我心有点慌乱。

  虽然个性不敢让人恭维,但不可否认的是,女仆长九条小姐她是完全不输给
丽子、爱佳那些大小姐的美人儿。

  九条小姐的脸越来越近,近到大概只剩一个手掌的距离,我甚至能感觉到她
微微的吐息。

  「九、九条小姐,太……太近了啦~!」我有些慌乱地说道。

  对於我的提醒,九条小姐充耳不闻,反而伸出手来开始抚摸我的脸蛋。

  轻轻的,柔柔的,有如在抚摸着什么艺术品一般;不知为何,我感觉她的动
作似乎带着某种特别的情感在。

  她的手渐渐往下,从我的脸颊抚过,接着是我的脖子、肩膀、胸膛。

  通通……通通……通通……

  我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在加快跳动着,麻烦了,我现在一定因为血液加速流动,
而脸变得红红的。

  我可不想让九条小姐以为我对她有啥非分之想啊,为了让我的小公人不要被
切除,必须要冷静……要冷静……!

  她的小手滑向我的跨下。

  冷静个毛啊!这种的是要我怎么冷静啊!!

  九条小姐低头,看着我下身高高挺立的肉棒,�干硖寤疃淖杂啥急话崃耍�
那里还这么有精神,果然是喜欢捆……」

  「你以为是谁害的啊!」

  「您好像哪里误会了?这只是让您履行义务的准备工作。」

  「刚经过我用手测量,虽然说是仍正在发育的青春期,但您的体格似乎没太
大变化。」

  原来刚刚的动作是在量测我的身体?不过有必要那么弄得像是在挑逗我吗,
害我小弟弟现在站那么高。

  「不过您的肉棒现在这样……是因为我的关系吗?」九条小姐忽然握住我的
肉棒。「您应该不是对身为女性的我起反应了吧?」

  唔啊,不能回答错啊,不过我很可能从明天开始,就会改以女子身份就读清
华学院。

  「哈哈哈,怎么可能,九条小姐你是在开玩笑吧?我只对肌肉感兴趣啊!」
我努力装出被九条小姐的话逗笑的样子。「这个……这个只是晨勃,对对,这只
是男生早上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啦!」

  「是吗?原来是我误会了,真是抱歉。」九条小姐不带着一丝歉意的道歉道。
「我刚差点以为您喜欢女孩子,正想联络下学院保健室,帮您做个简单的切除手
术呢。」

  我感觉到我的公人老弟抖动了一下。

  恩,这句话从九条小姐口中说出来,的确超可怕的,我懂。

  「今天是学院安排肉棒课程的日子。」九条小姐绕回正题。「虽然之前大小
姐们对肉棒有了还不错的印象,但为了能继续保持这种态势,目前还是先採取比
较稳妥的方式来授课。」

  九条小姐走到旁边,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在这空房间内,还有个用布盖住的东
西,看起来体积不小。

  把布一掀开,盖在里面的是个男性雕像 .

  乍看之下,那应该是个男性,因为胸口处没有突起,而且他脸的部分,虽然
没有细细雕琢,但是跟我倒是有七分神似。

  制作这个雕像的东西的人应该是个高手,因为这个作品有种柔和的气息,让
人心生亲近。

  但这都不重要,真正让我觉得不妙的是,在这个塑像的双腿之间,亦即跨下,
有个洞……而且那个洞的大小很熟悉………

  我吞了口口水,「九条小姐,这雕像该不会是……?」

  「没错。」

  「我什么都还没说耶!」

  「您那只有五个神经元的脑袋的想法,轻轻松松就可以看透。」

  「只有五个神经元却还能说话,我还真厉害啊……」

  「是很厉害呢。」九条小姐一边说,一边把被五花大绑的我推向那个雕像。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吧。」

  此时雕像的后半部已经被九条小姐打开,如我所想,里面果然是可以容一个
人大小的空间,而且看起来塞我进来刚刚好。难怪刚会用手测量我的体格,是怕
不相合吧。

  「等等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放心,痛一下就过去了。」

  「唔啊!」无视我的挣扎,九条小姐把我推进雕像内部,而我的肉棒也刚刚
好从雕像跨下的那个洞伸了出去。

  碰咚!

  雕像被合上了。

  起初被塞进狭小空间而有点恐慌的我,但在雕像真正密合后,反倒冷静了下
来。原因无它,因为里头比我想像的要舒适。

  在里头那有如填充物包裹住我的东西,不知道是何种材质,贴在我肌肤上的
感觉很舒适,不会让人觉得闷,而且我的身体还可以小范围的活动着。

  不光是如此,虽然採取的是站姿,但是其实里面有可以坐着的地方,所以人
在里头与其说是跪着,不如说像是坐在某种有弹性的沙发上。

  当然这些都还好,最大能消除我恐慌的原因是,我发现当我的脸贴在雕像的
脸孔处时,我是看得到外面的,虽然视野有比较狭窄些。

  「您听得到我说话吗?」

  听到了九条小姐的声音。

  原来不只是看得到,连外头的声音也是能接收的。

  「恩,我听得到喔。」我回话道。

  「您可以不用像笨蛋似的回答,因为里头经过设计,声音是许进不许出的。」

  那你就不要用问句啊!

  「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小姐们也该进来了。那么,我就先告退了。」九条小
姐如此说道,然后重新把布给盖上,顿时我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等等,现在到底是要怎样,你还是没说清楚啊!就留我一个人保持在遛鸟的
状态,这样对吗?喂!

  在外头一片漆黑的状态下,我感觉听力反而更敏锐了。过了不久,门再次被
打开,似乎有许多人鱼贯而入,进了这间空教室。

  这阵近乎无声的脚步声我很熟悉,只有走路姿态经过严格调教的大小姐们,
才能发出这样优美的足音。

  「各位同学早~~」熟悉的声音,是号称永远18岁的学院长的声音。

  「学院长您早。」整齐划一的回应。

  「大家都很有精神呢~~好,今天的健康教育课,我们要教点不一样的东西
喔~由学院长我来亲自授课喔~~请期待吧!」

  哗啦一声,我的眼前重新恢复明亮,盖在箱子上的布被取了下来。

  我张眼望去,唔啊,竟然是我们那一斑啊。可恶,在熟悉的人眼前露出自己
的肉棒什么的,这种事真的超羞耻的!

  当布被揭开的那一刻,大小姐们也都看到这个前方有如人形浮雕的箱体,然
后也看到浮雕的跨下,有着一根肉色的棒子。

  想起被绑架进来时,学院长提到很多毕业的大小姐,在新婚之夜被自己另一
半的肉棒吓到,进而产生了肉棒恐惧症。我忽然很紧张,有些担心我的肉棒这样
直接登场,会吓到大小姐们。

  不过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大家都没有被吓到,反倒是对展示出来的肉棒充满
兴趣的样子,连爱佳、丽子也不例外。不过爱佳有舔过我的肉棒也就算了,为何
我觉得丽子小姐的眼神,其闪闪发光的程度完全不输爱佳呢?

  恩,我想应该是因为大家都以为这只是展示品的关系吧~~

  班上的大家都是优秀的大小姐,虽然看起来每个人都很兴致高昂,但是没有
人像庶民那样在课堂上交头接耳,都维持着高雅的礼仪。

  「那么,就由我来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叫肉棒的东西吧~」小百合学院长拿
着条白色的教鞭,缓缓走到我身边,然后轻轻用教鞭顶起我的肉棒。

  「之前有跟大家说过,肉棒是男性们对女性的好感测量器。而且不只是如此,
透过对它的刺激,可以让男性对我们的好感提高~」

  「各位将来都是要走入婚姻的,如果能进早认识肉棒的重要性,未来才有可
能幸福喔!」

  这时候有大小姐举起了手,学院长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发言。

  我看到浅黄小姐微红着脸,站起来问道:「请问学院长,那我们该怎么样来
提高男性的肉……肉棒对我们的好感度呢?」

  听到肉棒二字从不知世事的大小姐口中说出来,好令人兴奋啊!不知不觉我
的肉棒又挺高了几分。

  「这问题相当好,浅黄小姐。」学院长满意地点点头,点头示意发问的浅黄
小姐可以坐下。

  「肉棒是相当纤细的东西,如果没有好好学习对待它的方法,不管是对肉棒
君还是对持有肉棒的男性,都是相当失礼的事。」

  「因为今天是第一次上肉棒君的课程,所以我会传授给大家最基本的方式,
也就是……抚摸。」

  学院长边说边戴上一双丝质的白手套,然后轻轻握住我的肉棒。

  说实在的,那种柔滑的触感,真的难以言喻呢~~

  「哇,翘起来了呢!」

  「好高好高喔~」

  「不亏是学院长呢。」

  大小姐们看到我的肉棒翘高,小声地议论着。会做出这种算是不守规矩的事,
显然大小姐们看着看着,也开始有点小兴奋了。

  学院长用左手套弄着肉棒,右手则轻抚着前端的龟头。「这是最简单的对待
肉棒的方式;其实只要用左手上下移动就可以了,但是像这样加上右手抚摸它的
前端,效果会更好喔!」

  啊啊,学院长,您的技巧可真好呢~~~~!

  正当我爽到快射的时候,学院长手却停下了,搞得我不上不下十分难受。

  教练,我、我想射出来啊………

  但眼下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学院长接下来说的话,对我才是真正的地狱。

  「那现在给大家一个练习的机会,这个雕像的肉棒是仿造实物制作的,敏感
度跟反应都跟真的一样喔!请各位同学照学号依序上前,试着用手练习一下吧~」

  妈妈咪啊,我的任务竟然不只是示范而已,还要给大家练习,这不就是说班
上的大小姐们,等等会一个一个过来帮我打手枪!?

  我现在到底是该觉得兴奋还是该感到害怕啊?

  正当我思考着这个问题时,女仆长九条已经推着放着一双双白手套的小推车
到我旁边,然后迫不及待的大小姐们,照着学号陆续走上前,来体验人生的第一
次帮男生打手枪。

  ……我是大小姐们的第一次耶,果然还是该觉得兴奋吧!啊哈,啊哈哈~~
←变态

  学号一号的是东城香绘,是一位有着活泼气息的大小姐。平常总是负责带动
气氛的她,此刻却看似娇羞地戴上手套,小手微微发抖着握住我的肉棒。

  说实在的话,说不上舒服,但这种事胜在意境啊!所以我很不争气地又硬了
几分。

  东城套弄着我的肉棒,很快,我又有了快射的感觉。只是说时迟那时快,一
旁的九条女仆长忽然出手,用食指与拇指,有如阴茎环一般圈住了我肉棒的根部,,
让我想射却又射不出来,十分难受。

  「九条小姐,冒昧请问您这是?」东城好奇地问道。

  「别在意,我只是重新让它重新恢复原状。」九条小姐回答道。

  过了一会儿,东城大小姐结束了她的初体验,而我想射的冲动也退了下去。
紧接着换眼镜娘瑞穗小姐来到我面前,红着脸开始戴手套。

  不过经过刚刚那一波三折,我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接下来出来练习的每位大小姐,每当她们弄到我快射出来时,九
条小姐总会适时地出手,扣住我的肉棒让我无法射出来啊。

  搞了半天,原来不是天堂,而是地狱啊这是!!!!

  被关在隔音的空间的我,什么事也不能做,只能任由大小姐们跟九条小姐狭
玩着我露在外边的肉棒。

  曾经看过类似的A漫;S属性的女主角用着穿上丝袜的脚掌,玩弄着被绑起
来的男主角的肉棒。

  当时看到男主角痛苦难耐的表情,我心里还在不屑嘲笑说这是有啥好痛苦的。
现在报应来了,我得经历至少三十次被人玩弄肉棒却不能射出来的这种过程。

  大小姐每个都脸色羞红地穿戴上手套,然后用想看又不敢看的表情,战战兢
兢抚上我的肉棒,用着生疏的方式玩弄着它。某些甚至无师自通,自己发明出不
一样的摸法,搞得我海绵体马上充血硬挺,但只要被九条女仆长的手一握住,让
我想起我来学校那天被她一手撕毁的那些可怜杂志,我就又软了下去。

  最后一个把玩的是孤僻少女爱佳;不过她没有急着把玩我的肉棒,反倒一脸
疑惑地看着它。

  我心里一个格登,想起之前在我的房间里玩替身游戏时,爱佳早看过我的肉
棒,甚至还舔过它,该不会被她认出来了吧?

  正当我在紧张的时候,九条女仆长开口为我解围了。

  「爱佳小姐,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啦……只是觉得,这个雕像的肉棒……好像……好像是真的?」爱佳
吞吞吐吐地道。

  九条女仆长微微敬了个礼,「您过奖了,虽然很不情愿这么说,不过这是依
照公人大人的实物所制造出来的道具,逼真也是正常的。」

  听到九条女仆长这么说,其他大小姐纷纷惊呼,接着开始兴奋地讨论起来。

  「什么!?公人大人的……居然这么大?」

  「将这样的巨物夹在跨下行走,男性们也真是不容易啊……」

  「……下次请公人大人让我们看看吧!」

  九条女仆长没理会其他人,只是直视着爱佳问道,「看爱佳小姐的样子,似
乎早已经看过公人大人的实物了?」

  被说中心事的爱佳,脸马上红了起来,不过正当我觉得她这样有可爱时,这
个天杀的傲天大小姐居然狠很打了我肉棒一下,忿忿地说「怎么可能看过啊啊啊!」,
就走回座位了。

  我想此刻的我是泪流满面的;前阵子玩替身游戏是这样打我的屌,今天健康
教育课也是这样打我的屌;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可能只要一看到爱佳,就会有性
功能心理障碍啊!呜呜呜……

  最后总算下课的铃声响起,我也终於从这种折磨中解脱了。理论上是这样,
不过为了不露出马脚,九条女仆长说晚点再放我出来,所以我不得不继续维持这
个露鸟状态。

  我闭起眼睛,真心觉得无奈,总觉得小公人这样露在外面凉凉的,如果能有
什么温暖的东西能暖合一下就好了。

  暖和…………咦!?

  才刚这么想,就觉得我的肉棒忽然传来一阵暖意,好像是……被什么人握在
手上,而且不是隔着手套,是直接摸上来。

  「果然……一模一样呢,连热度也……」

  这个声音………是爱佳!?搞什么啊,她怎么会返回来?

  我猛地张大眼睛。果然是她,最爱打我肉棒的坏女孩。

  我心中抱着疑问,而爱佳则用双手摩娑着我的肉棒;糟糕,技巧……技巧还
不错,甚至模仿学园长一手撸管一手摸龟头的方式,带给我相当大的刺激。

  「嘻嘻,越翘越高了呢,跟那天公人的肉棒一样……男生的肉棒,都这么厉
害吗?」爱佳看着硬梆梆的肉棒,眼神慢慢变得迷茫,那张樱桃小口微微张开,
离公人的肉棒是越来越近。

  总觉得不妙啊,这样下去,我……我真的会射出来的!

  正当我觉得自己快喷发的时候,忽然爱佳停止了动作,甚至双手也收了回去。

  虽然总算没演变成最糟事态,不过……还是有点小小遗憾。

  遗憾…………咦咦!?

  又一只手握住我的肉棒,不过我感觉得出来这不是爱佳的手;爱佳的手白白
嫩嫩的,但这只手却是有点粗粗的,有着运动社团的人才会有的那种老茧。

  有这样的手这不意外,因为现在握着我肉棒的是热爱练剑的中二系女孩,神
领可怜。

  「这东西……太太太太太肮髒,太太太太太太变态了!」

  ……为什么可怜你会出现在这里啊!!!!!

  「虽然丑死了,不过跟那傢伙的好像呢……他好像还喜欢这样?」

  看着可怜她把一张离最近的椅子拉过来,我心里超紧张的,在这种动弹不得
的情况下,我根本不知道可怜想做什么。

  只见可怜把椅子拉过来,放在我前面不远处,然后坐下并脱下了鞋子。她脸
色微红,用手压住了裙子,接着双足缓缓抬起……把我的肉棒夹在脚掌中。

  喔喔喔喔喔!!!费曼大师,这双美足的感觉就跟量子力学一样美妙啊!在
这双大腿里面一定蕴含着宇宙的真理,物理的奥秘!虽然脚掌那里跟手一样有点
粗粗的,但我知道这是运动系少女的特徵,反而让我这个大腿控更有感觉啊!伟
哉运动系少女美足!

  如果这是梦的话,请不要让我醒过来!继续这样摩擦我那卑微的肉棒吧,可
怜大人!

  正当我陶醉在其中,甚至想豁出去,再次射可怜一身精液时,忽然可怜的动
作也停了,美腿也收回去了,我甚至听见慌乱的脚步声离开教室。

  为什么……幸福总是这样短暂呢?我感觉自己快流出眼泪。

  短暂………咦咦咦?是丽子小姐,不过她怎么会…………等等,该不会……


  丽子小姐转头四处张望了下,然后缓缓解开上身制服的钮釦. 随着钮釦一粒
粒被解开,藏在里面有着蕾丝边的少女内衣也缓缓露出来。啊啊,真羨慕那件白
色内衣,可以24小时跟丽子小姐的巨乳做最亲密的接触。

  虽然我是不折不扣的大腿控,但爱巨乳的心是全世界少年们所共有的本能,
这不冲突哦。

  丽子小姐半敞着制服,看着她那生涩害羞的模样,我心中不禁想道,如果她
知道我正看着她这副模样,不知道这个大小姐中的大小姐,会不会又害羞地昏过
去。如果会就好了,浴室那一幕又可以重演…………等等,哦、哦呼!!

  「公人大人的雕像配上肉棒……记得那天公人大人好像是这样弄……」

  请原谅我失态,哦呼了一下,不过突然被二团巨大软肉包覆肉棒时,我相信
你也会跟我一样哦呼。没想到丽子小姐不是想在这里换衣服,居然跟前面那二个
癡女(?)一样,也是来玩弄我的肉棒!

  「唉啊……翘、翘得更高了呢!果然,男性们都喜欢这样吗?比用手摸还喜
欢?难怪那天公人大人会………」

  丽子小姐不亏是品学兼优的优等生,明明没有乳交过,但是显然她也自己摸
索出乳交的玩法重点。她用手从奶子的二侧向内施压,然后身体还上下移动着,
让我的肉棒就像是干着小穴那般,在她的乳沟内移动着。

  喔喔……丽子小姐……这、这真是太棒了……不行,我真的要射了!要射了!

  感觉到乳沟间的肉棒在剧烈颤抖,虽然没有任何经验,但丽子也隐约察觉到,
这或许是「它」喷发白色液体的前兆。想到那天那个喷得她一头一脸的白液的味
道,丽子下意识微张开口,准备迎接新鲜精液的到来。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就在我要射了的一瞬间,忽然教室内响起某种警报器的声音,丽子小姐吓了
一跳,停下了乳交的动作,虽然有点恋恋不舍,但是也许很快就会有人赶来这里,
所以她还是火速穿好衣服离开了。

  ……说好的,让我射呢!

  教练……我、我想打手枪……我好想打……让我打!让我打!让我打!让我
打!让我打!让我打!让我打!让我打!让我打!让我打!让我打!让我打!让
我打!

  历经一小时内三十几人用手、用脚、用奶子玩我肉棒,然后没一个人负责任
让我射精后,我终於崩溃了,在雕像里面大吵大闹,甚至身体晃动着,直至雕像
倒在地上滚动着。

  够了……什么都无所谓了……我要学坏,不当好孩子了……呜呜呜……我想
回家不当什么鬼肉棒样本了……

  我哭泣着,不知不觉睡着了,并且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我,跟一个小女孩在某个房间的一张床上依偎着。房间的摆设很明显
是女孩子的房间,虽然不是那种夸张堆满洋娃娃的粉色房间,但在这里多少还是
能看见几个可爱动物布偶跟洋娃娃专属的大房子玩具。

  黑短发的小女孩背对着我,被一样是小男孩模样的我环抱着。我们二人都是
赤裸着身体,身体零距离地紧贴着,身上的热气在交互传递着,带给彼此可贵的
温暖。

  小女孩的身体是那样柔软、肌肤是那般的光滑,我的手忍不住在她身上游移,
不时还玩弄着她胸前微突起的小乳头。小女孩虽然背对着我,可是微红的耳垂还
是泄漏出她羞怯的心情,但我知道她也是喜欢被我这样爱抚的。

  不知不觉,我的肉棒开始变硬。挺立的小肉棒抵住了小女孩的屁股,小女孩
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她似乎知道屁股传来的触感代表着什么意思。

  「……##,可以的喔,请、请进来。」

  她对我说道,但声音有点小,我听不清楚她对我的称呼。得到她的许可,我
毫不犹豫将我的小肉棒,插进她后面的洞内。不知为何梦中的我知道,比起插前
面,小女孩她更喜欢我插她敏感的菊眼。

  「啊啊……进来了……肉棒进来了……好棒……」

  听着小女孩欢喜的低吟,我也越发地情欲高涨,忍不住抱住她翻了个身,换
我仰躺推着她的屁股,而小女孩则背对着我,继续被我干着屁眼。

  我知道小女孩最爱这个姿势了,因为这样我的肉棒可以干到她最深处。

  果不其然,换成这个姿势后,小女孩很明显动情了,开始激烈地上下摆动着
身体。而我什么都不用作,只要躺着享受就行了;梦中的我,很喜欢看着小女孩
这般忘我的姿态,让我对她更加怜惜。

  「啊哈……插好深……屁眼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小女孩的屁眼很紧,虽然梦中的我只是个有小肉棒的小男孩,但依然可以感
觉到小女孩她肛门口的括约肌,像橡皮筋那样紧束着我,不过好在有肠液的润滑,
让我的进出仍然十分流畅。

  小女孩似乎也不是第一次被玩屁眼了,我可以感觉到她不时一紧一缩,那力
道的恰到好处,不会让我觉得难受。虽然是在梦中,但不知为何,这插抽的感觉
却是十分真实,甚至我都有自己要射了的冲动。

  「啊啊……要射了……屁眼好棒……我……我要射了!」

  既然是梦,这次总不会有人不让我射了吧?

  梦中的我如此想着,然后就将累积已久的精液射了出来,一阵一阵地,射了
好久,射满了小女孩的肠道。

  小女孩似乎也很满足,在我射完后,她让肉棒离开她的屁眼,然后不嫌髒地
用嘴巴仔细帮我清洁。等着所有淫秽的液体都被她吞下后,她才满足地趴在我身
上,低低地说道。

  「最爱##了……终於可以……以后……要一直在一起喔……欧尼酱……」

  欧尼酱?

  欧尼酱!?

  我惊醒过来,发觉自己已经是在自己的房间了。恩,应该是我睡着以后,九
条小姐把我搬运过来了吧,希望我没有一边睡一边喊着我想射,不然真的羞死人
了。

  不过,刚刚梦里的小女孩,为什么她会叫我哥哥呢?

  我明明只有姐姐,没有妹妹啊。

  虽然只是个梦,但我却觉得那不只是个梦,就好像是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
但是那个大房间、那个依偎着我、喊我哥哥的少女,我却没有任何印象。

  「您总算是醒来了。」正当我思索着的时候,九条小姐推开门走进来,手上
还拿着托盘。「如果能一直不醒过来,该有多好?」

  你到底是有多讨厌我啊!

  「嘛,学院长说今天辛苦你了,特别要我慰劳你。」九条小姐道。

  对啊,三十几个人帮我打手枪耶,还不让我射,不给点补偿说不过去。

  「所以我把您最怀念的东西给带过来了,想必喝了这个后你一定会神清气爽,
恢复过来。」

  喔喔喔,是什么呢,真期待。

  「肌肉饮料。」

  啥?

  九条小姐递过托盘,上头摆着好几个肌肉造型的饮料瓶。

  「我知道您一定怀念这样的包装,另外放心,内容物已经换成高蛋白饮料,
一定符合您的口味。」

  …………你一定很恨我对吧?

  「怎么了,不喝吗?真麻烦,身为女仆长,专业与尊严不容人轻视,那么就
由我来服侍您饮用吧。」

  等等,不要把那奇怪的饮料拿过来啊……不行,这气味闻起来就很怪……等
等,我喝就是了别捏我鼻子……咕噜咕噜……噁……一瓶就够了吧……不要……
不要啊……放过我啊啊啊啊!

  在充分享受过高级高蛋白饮料后,九条小姐还好心地说要把肌肉曲线瓶留给
我,晚上自撸什么的搞不好用得到。我是客气而坚决地拒绝了她,我可不想性取
向被掰歪。

  看着美雪小姐姿态优雅地收拾好,因为我疯狂挣扎而被弄乱的房间,我内心
感叹,哪怕是这般抖S的女仆,不说话时也是很赏心悦目呢。

  九条小姐收拾好,转身准备离开房间时,我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我忽然
想到了梦中的小女孩,忍不住有种冲动而开口说道。

  「……美雪?」

  不过才二个字,但听到我这么喊她时,九条小姐很明显动摇了,我甚至可以
听到她手上的托盘里,有几个饮料瓶倒下了。

  九条小姐没有转身,而是静静开口说道。「……你想起来了吗?」

  这个反应!?

  「不,只是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人很像你。」我顿了一下,犹豫地说道。
「该不会……是真的吧?但为何……九条小姐……会喊我哥哥呢?」

  「还是没想起来吗……都做到那样了……」九条小姐的口气中似乎带着点落
寞,也许是我的错觉。

  只见她重新恢复她女仆的姿态后,转开门把走出去,只留下一句话,「在你
想起来之前,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公人大人。」

  空气中回荡着她最后一句话,我内心不禁迷惘了起来,头一次对自己被选上
成为肉棒样本起了疑惑。虽然当时学院长跟九条小姐都说,是因为我是最标准最
普通又深爱肌肉的庶民,所以才会被选上,但现在看来好像没那么简单?

  看来今晚我注定要辗转难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