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给我初夜的女孩子
大学给我初夜的女孩子

大学给我初夜的女孩子

这是我真实的感情经历,每当我回忆起这段往事,我都会心痛,为曾经的懵懂、怯懦、无奈和逃避。我决定写下这段故事,希望和我当时有同样想法的兄弟,不要犯下和我同样的错误。

我有过四个女朋友,三个同学,一个网友。跟我的时候,三个处女(除了网友),一个是我高中同学,一个是大学同学(小静,我的第一次和她的第一次),一个是我现在的女朋友。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读大学期间的,女主角是小静。

八年前,我考入大学,从三年高中压抑的生活中彻底解放,所有的郁闷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烟消云散。一个暑假两个月的放松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入学报到。在学校门口,我第一次见到了她:纤细的身影,白皙的皮肤,还算漂亮的脸庞因为没有化妆而显得有些青涩,‘小丫头’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由于出租车禁止进入校园,她无助的站在门口,东张西望,脚下放着两个背包和一只硕大的拉杆箱。

“靠,美女也不过去帮忙,这些自喻饱读诗书的王八蛋,真TM不懂怜香惜玉,没同情心。”我狠狠地鄙视了一下大学的‘精英’们。因为我家在本地,没有什么行李,所以我很友好的过去打招呼,然后帮忙拿东西。自然开始互相了解,她叫小静,机械学院测控专业的,家在江苏无锡。我一直以为,学理工的女生少,而且长的都很贫瘠。机械学院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哪有美女学这种专业的?!),所以我一直为选择了计算机专业而苦恼不已,同时也深深的同情着机械学院的男同胞们。(看来凡事无绝对,也有清纯顺眼的嘛)。走了一半我就气喘吁吁,那两个大背包不是一般的沉,真搞不懂里面装的什么,怎么女孩报个到像搬家一样。好不容易把她送到了地方,正准备到女生宿舍一游,却被看门的阿姨拦在了外面:“女生宿舍,男生不得入内。”我委曲求全:“阿姨,你看这三大包东西,我帮她送上去吧。”阿姨的立场很坚决:“我帮她拿吧。”面对‘好心’的阿姨,气得我牙根发痒,尽管恋恋不舍,但为了树立在美女心中高大的形象,还是一脸和蔼笑容的转身离开了。回到宿舍才发现忘了留电话了!‘天妒英才啊!’我狠狠的瞪着不开眼的老天,‘真TM倒霉’可我也只能无奈摇头,和老天做对一般情况下,是没好下场的。

两天的休息后,入学军训开始,我第一次认识到了部队生活的变态。站在队列中,我疲惫的看对面一个个晒得像小黑萝卜一样的女生,我的心竟纯洁的像个婴儿,没有一丝邪念,连动歪脑筋的力气都没有了。每一天训练结束,我都会觉得吃饭在浪费时间,洗漱是多此一举,通往床铺的梯子怎么如此漫长。那一段时间,令我终生难忘,身心的疲惫,让我半个月没有做春梦!倒是每天早晨的一柱擎天,证明我还没有失去生殖能力。

虽然岁月艰苦,但还是很快过去,却在我们的脸上留下了黑色的记忆。开学典礼上,一个个土豆般的面孔,宣告一年一度新生军训已经结束,美好的大学生活正式开始。我一个人坐在食堂,闭上眼睛YY着大学性福生活的到来,正当我幻想的快要流出口水的时候,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好。”“女人!?”我一下惊醒,用力的摇了摇头,试图把那些龌龊的想法驱逐出我的大脑,正直的面容又回到了脸上。我侧目看着对我微笑的女孩,和第一次见面一样,除了脸庞微微有点发黑,但却显得很健康,半长的头发在脑后梳着可爱的马尾辫:“还记得我吗?”“当然记得,小静是吧。”我很友好的回答,把冲到嘴边的“美女我都记得”硬生生压了回去。“那天谢谢你了,要不真不知道怎么回去。”“别客气,应该的,助人为乐嘛。”事实上,我从来都不扶老奶奶过马路,捡到钱也不会交给警察叔叔。我做过乐于助人的事,一只手上的手指就可以算得过来了。

然后,我们一起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回互留了电话……“那女孩谁呀?”刚一进宿舍,老三就迫不及待的问。“哪个?”“靠!你还有几个?就是你领着人家在校园里乱晃的那个。”“哦”于是我就把和小静认识的经过告诉了他们。“你下手够快的呀,这才刚开学,你就得手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心虚的说,为刚刚心里的不怀好意有些内疚。“普通朋友还可以发展,这才几天呀,慢慢来。”老四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安静安静”老大一脸严肃,然后头转向我淫荡地笑了一下,笑得我心里一阵发毛。笑容里有一点点神秘,剩下的都是猥琐和龌龊:“刚才你亲人家没有?”我一口气没接上,嘴里的水喷出来一半:“卧槽,我连人家手还没拉过呢,你怎么一肚子男盗女娼啊,这不是挑衅我的人品嘛!?”“那你得抓紧点,下手晚了可轮不到你了。”老三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那也轮不到你,死心吧你。”老大倒是替我着急:“机械的那帮小子,下手可狠,这么水灵的姑娘落在那……嘿嘿……”“那我也得我先考察考察,有没有更好的。”那时的我心气还挺高,但心里却有了一点点的急躁。“你先拿下,有合适的再说,广泛选拔,重点培养嘛。”老三又在一边插言。“我是那样的人吗,你太禽兽了,真TM不是人。”嘴上这样说,可是我有点心动了。

几天后的晚上,宿舍的兄弟们一起出去吃了顿饭,喝的有点多,晕晕乎乎的又说到了我和小静(难怪,男人喝酒,除了吹牛,就是女人了。)这些天也确实听说有人在追小静了,这是小静很含蓄地透漏给我的。在一群损友的教唆和‘酒壮怂人胆’定理的作用下,我壮着胆子给小静发了一条我在清醒时绝对不会发的短信——“小静,我喜欢你,我晚上做梦都会梦到你,做我女朋友好吗?”(第二天醒酒后,我看着这毫无文笔可言‘情书’,不禁对小静的品味产生了怀疑,居然被这种连三脚猫都算不上的功夫给搞定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个小时之后,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小静回了一条短信“你现在在哪?”“在宿舍啊,和兄弟们说咱俩的事呢。”我昧着良心,没敢说在外面喝酒吹牛,同时也安慰自己‘后半句说的是实话’,我没说谎。“我没谈过恋爱,你不会骗我吧?”这次小静回的很快。“我又不是坏人,你怎么这么说我呢?我也是第一次,我就是喜欢你,要是你不同意就告诉我,没必要怀疑我的人品。”我假装义愤填膺,心里却在赞叹小静的敏锐,只能睁眼说瞎话(其实当时我也不相信小静没谈过,事后我才知道,小静对我说的都是真话,而我三条短信加起来只说了一句真话,这样的人品确实不咋样。)“明天早晨6:30,来宿舍楼下接我,一起吃早饭吧。”“好的,不见不散。”我捏了自己脸一下,有点痛,不是做梦。

“你昨天,真在宿舍吗?”第二天早饭小静问我。“在呀,怎么这么问?”我心里有点没底,还是补了一句“我们一直聊天,说咱俩的事呢。”“哦,没什么,那……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呢?”小静脸上有点红,说到后半句我只能伸着耳朵努力听。‘我们又不是做贼,这么小声干嘛?偷偷摸摸,好像通奸一样。’我心里嘀咕。“报到那天见到你就喜欢了,一直没好意思说。”我也故作腼腆。“呵呵,那你昨天就好意思了?”小静有点狡黠的问。“也是在大家的教育下,宿舍的兄弟鼓励我的,憋在心里多难受啊,大不了被拒绝,接着做朋友。”至于如何鼓励的,我可不敢说,说了很可能挨一耳光。“你真是第一次交女朋友吗?”“你怎么又怀疑我呀,我真的是。”“呵呵,不太像”对于这点女生天生比较敏感吧,我只能这样想。在我的诱导和逼问下,小静才告诉我为什么怀疑我没在宿舍——原来,她收到我的短信,就一个人跑到我宿舍楼下,想和我当面谈谈。发现没开灯,才这样问我的,这也是为什么小静回的第一条短信用了那么久。听到这些,我有些感动,第一次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咦?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看见小静不再怀疑,我也放松下来。“你问这干嘛?”小静反问。“……,你先问我的呀?!我也回访一下嘛。”我还在试图讲道理。“快吃吧,一会凉了,还上课呢。”“……”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被小静‘骗’到了手。

于是,我和小静长达三年半的恋爱开始了。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话真有道理,就在我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时候,杯具悄然到来,由于过度的放纵,大一上学期考试,两门课程没有通过,而小静却得了奖学金,这对我自尊心的打击之大不言而喻。看着手中的成绩单,我有点摇摇欲坠,“我也没少答呀,咋得这点分?老师真没水平。”以后在小静面前还怎么抬头呀。

为了男人的尊严,接下来的一个学期,我减少了放纵的时间,开始和小静一起上自习(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挂过科,我很感激小静)。虽然少了欢声笑语,可是我和小静的感情却突飞猛进,除了最后的那道关口,我们做了我能想到的一切。小静对我很好,每隔一段时间会给我一个小小的惊喜,也会主动拿着我发臭的球服去洗,让我常常会感动一下。

平静的日子,在大三上学期那年结束。那天我的一个朋友过生日,我带着小静去为他庆祝,人很多,也很热闹。我第一次把小静介绍给我的死党们,看得出小静脸上的紧张和兄弟们的惊讶。“小静,你跟他可惜了,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就是,白瞎你这人儿了!”听着兄弟们的调侃,特别是对她的夸奖,她显得很高兴。吃饭的时候小静一直静静的坐在我旁边,听着我和兄弟们胡说八道,偶尔会悄悄的拉我一下,示意我少喝一点酒。聚会结束,已近午夜,由于宿舍已经锁门,只能在附近的酒店住了下来(虽然可以把门叫开,但是我不愿意给看门的阿姨添麻烦)。在小静无力的反对下,我把面红耳赤的她拉进了房间。一进屋,我就抱住她开始亲吻,这些我们以前都做过,小静没有太强的反抗。然后在我强烈的要求下,我们一起洗了澡,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小静的身体,但是看着1米65的身高却只有45公斤体重的身材,还是让我有些心痛。似乎小静看出了局势的不可挽回性,在走出浴室之前,很认真的问了我一句话:“以后,你会和我在一起吗?”“会,你永远是我老婆。”这句不负责任的话,当时只是随口一说,但是却成了我这辈子最大的谎言。

那天晚上,我和小静基本没有睡觉,我俩都是第一次,有些笨手笨脚。虽然我看过不少A片,自认为经验丰富,真正实践起来才发现现实和幻想的差距。小静一直喊疼,急的我一头的汗。在尝试了我还记得的所有办法后,历时两个多小时,才征服了小静顽强的处女膜,此时小静也疼的满脸泪水。我轻轻的伏在小静身上,小心的收起了沾了她落红的手绢(为这事,小静一直说我变态,可我到底变在哪了,却没有得到答案。最后那个珍贵的手绢还是被她想尽办法收去了,估计已经被灭口了)。为了安抚她,我使尽浑身解数,才慢慢的听到她稍带快感的喘息声,而我已经累得精疲力尽,反被她搞定了两次。我心中暗骂A片害人,在此郑重的告诉大家:女人绝对不是随便插一两下,就像片里一样浪叫的!我实在太低估小静的实力了,而过高的估计了自己,严重伤害了我大男子主义的自尊心。为了证明我的强悍,我足足和小静运动了四次,而事实告诉我:处女比处男强悍得多,我伤害了她的身体,她就伤害我的尊严。尽管事后小静对我说很舒服,但我也只是强颜欢笑,第一次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第二次勉强撑到十分钟,这样的成绩简直比挂科更让我无地自容(事后上网查阅,才知道我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第二天早晨,告别了处男处女的我们走出了酒店,带着一点点同命相连的悲壮和共赴巫山的幸福。还好那天我没课,一整天我都昏昏沉沉的,严重的体力透支和腰膝酸软,可是躺下又睡不着。小静也没睡着,闭着眼睛还给我打电话呢,情侣卡真TM害人,干嘛双卡间通话不收费呢?这严重违反了移动一贯黑心的做法。

从这以后,我和小静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小静对我要求更严了,除了学习,还有我的个人卫生和与她相处时间。我们偶尔还会去那个酒店,要相同的房间。和别的同学不一样,我们没有租房住到一起,这一点我俩倒是很默契,女孩子脸皮薄,害怕同学们知道我们的在一起的事,而我怕什么呢?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反正偶尔去激情一下,比天天腻在一起刺激的多。小静也开始按照我喜欢的方式打扮,但是从不化浓妆,她知道我不喜欢。小腰细的都快和我大腿一样粗了,还喊着要减肥,后来我都害怕她得厌食症,强制她吃饭,这种现象才有所好转。而我也能感觉到,她对我的依恋越来越强了。

随着毕业的临近,我和小静一直都在逃避着那个敏感的问题: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城市,相隔千里之遥,如何在一起对于我们的确是个很难的问题。但是问题总会来的,尽管躲避,终究还是要解决的。大四下半学期的某个傍晚,我和小静又来到了我们第一次的酒店房间,她含泪看着我,让我有点心酸。然后整整一个晚上,我们做的趋近疯狂,不祥的预感让我拼命的发泄,不敢去想。而这一次,小静狂喊乱叫,失去了平日的文静和含蓄,直到我们精疲力尽。小静伏在我的胸口,沉默许久,才打破平静:“我快回去了,家里给我找好了工作。”“是吗,很好嘛。”我真不知道是该祝贺她还是该安慰她。“你愿意去无锡吗?你要是去我让我爸爸给你安排工作。”‘我绝不吃软饭’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理由。但我心里明白,我的父母绝不会允许我离开他们身边,而我真能离开他们吗?我努力平静:“你能留下吗?一起考研。”“读完研呢?”“……”我知道我无法说服她留下,就像她无法说服我离开一样。

那天是我们最后一次去那个我们熟悉的房间,此后小静没再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短信,刻意的回避下,甚至面都没见过一回,我没想到我对她的伤害如此深。很快毕业的日子到了,同学们纷纷踏上归途,我在离小静宿舍不远的花坛边望着她离去,看着她东张西望,充满期盼的眼神,几次想冲过去把她留下,可是我知道那不可能,我甚至没有勇气过去和她道别。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才发现曾经拥有的一切,对我是那么的重要和不舍,从此我可能再也见不到我的小静了。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到了宿舍,老大少有的严肃:“小静走了?”我点点头,“你送她了吗?”“没有”我的心很难受,“她给你的信。”老大看着我疑惑的眼神补充道:“前天给我的,让我等她走了以后给你。”我打开信,上面只有两句话——我把能给你的一切都给了你,可你只给了我一句无法实现的承诺。你真的喜欢过我吗?外面的天气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下起小雨,火红的太阳炙烤着我脆弱心,而我的心情却阴云密布,如果我没有夺去她的初夜,也许现在我会好过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