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夫是英雄
夫是英雄

夫是英雄


  她轻轻的收起芙蓉帐,缓缓的踱到了梳妆镜前。锃亮的铜镜里,一张绝美的脸,却有着憔悴的容颜。即使不施脂粉,她也对自己的美貌有十足的信心。她的手慢慢的抚摸过自己的脸颊,游向饱满的双峰,在那顶端忘情的流连,直到自己忍不住发出动人的娇喘。她的手,十只青葱玉指,似乎是有自己的生命一样,拨弄探索着滑进了轻软的纱裙深处。幽密的溪谷,染得她湿滑满手。
  万种寂寞,能与谁人说……她望着丈夫的遗像,整理了一下略微散乱的云鬓,羞红着脸收回了手。战死沙场的丈夫开创了一片自己的天地,却把寂寞留给了她一个人,望着江东父老敬的眼神,她只能把所有的闺怨,深深的埋进心底。手,不自觉的在修长笔直的腿上摩娑,新婚之夜丈夫那豪迈的笑声仿佛又在耳边回荡。
  那一晚,丈夫沉醉于她的美貌,她沉醉于丈夫的英豪。当那伟岸的身躯压上她娇弱如春天的初蕊般的躯体时,疼痛中的她,有的只是满足和喜悦。她的脸上因为回忆而浮现了娇艳的笑容,手指终于决绝的伸进了紧密的肉缝之中,在洞口小心翼翼的拨弄着。她在宽大的凳子上蜷起美丽的身子,靠自己来取悦着自己。
  随着玉津汩汩流出,她的空虚暂时得到了填补。但随之而来的,是更深的寂寞。

  妹妹……她突然想到了正在卧房之中,等待着自己举世闻名的丈夫的妹妹。
  很难说,姐妹两个谁更幸福一些。一个战死沙场,一个终日繁忙。守着活寡的妹妹,除了多一分希望之外,又能比她好到哪里去?枉姐妹二人同负天下艳名,绝世风华仍换不来枕边一句甜蜜的私语。
  这几天是大胜敌寇的喜庆之日,无端想些凄冷之事,倒也真是她的身畔,过于寥落了。她苦笑着,心下思忖,今晚的私宴,他肯来吗?  他来,仅叔嫂二人对饮,纵使遣退了无关人等,也难留贞妇之名。他不来,心中那浓浓的渴望,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宣泄。矛盾吗?她自嘲着。淫妇,心底冷冷的声音在责骂着她。她淡淡的一笑,褪去了一身的素白典雅,为了那个心底的声音,她已经让自己蛰伏了太久。这一回,她只想放纵。对不起自己的妹妹,她也不在乎了。
  黛眉轻扫,朱唇稍点,胭脂浅涂。肤若凝脂,光滑如镜,唇若初樱,眉若远山。眼波盈处,仿佛两处深潭,把人吸入不见底的温柔。轻系纱裙,罗带微分,淡粉的衣物下,玉腿若隐若现,趾甲上一点鲜红,凤仙花汁的香气让一双玉足便足以迷倒众生。
  她看了看身上的打扮,微笑着摇了摇头,若他进门时看见,以他的性格,定然会转身而去吧。她半嗔半怨的叹了口气,将一件白袍加在了身外,挡住了姣好的身材,收起了一室春光。
  走进外堂,下人已经准备好了一切,酒香从铜樽里升起,撩拨着她的春心。
  午憩了很久吧,天色已然昏暗。她坐在桌旁,静静的等待着,一如她新婚时等待着战场上的夫君一般。
  踏着初升的夜色,他风尘仆仆的来了,甲上还留有战火的痕迹,但眼中有的只是喜意。她微笑,以他少年得志,如今又打了一场足以令他流芳百世的胜仗,那张俊美的脸上,写满了意气风发。这样的男人,怎么能不让人心动?她微赧了双颊,羞涩的发现这样英挺的身影,就已经让一股热流开始向下体汇聚。
  “叔叔,请。”她压住心头的躁动,强做镇定的招呼。
  他坐到了客位,脸上有些不解:“子敬和兴霸呢?他们没有来吗?”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今晚她的座上宾,只有他一个人,这个算是她的小叔,也是她的妹婿的男人,“仲谋和夫人与他们有家事相商,他们少顷便到。”她端起一杯酒,敬了一敬,于袖内浅抿一口,晕红让她的双颊又添几分丽色,几乎让他看得痴了。她妹妹之美艳,并不在自己之下,但男人的天性,没有得到过的,往往要好上几分。
  “既是如此,便也不用等了。只有我与嫂嫂二人,谈话也方便些。”他端起酒樽,强做出不为所动的样子,刻意的把两人独处的事情轻描淡写的提过去,一饮而尽。

  “恭喜叔叔打了如此的一个胜仗,嫂嫂此宴权作庆功。”素手轻执牙筷,剔出几根鱼刺,便把一块鲜美的鱼肉送向他的碗里,有意无意的,手腕一颤,鱼肉落进了汤中,几点油腥溅上了皓白的手腕,她娇呼一声,斜眼望着他道:“笨拙之人,教叔叔见笑了。”
  他不由自主握住了她的手,揉搓着上面的痛处,马上觉得不合时宜的放开,有些尴尬的笑道:“嫂嫂见谅,恕我唐突了。”
  她再夹起一块鱼肉放进他碗里,娇怯怯的说:“不碍的,少陪片刻,容我去敷些药膏。叔叔自用便是。如此美酒,我一个妇道人家,就留着也是徒费珍品而已。”
  她作势起身,突然脚下一软,身子向一旁偏倒,他疾步上前,堪堪揽住盈盈一握的纤腰。他面红耳赤的扶起了她,坐回了座位,“嫂嫂小心些,莫摔坏了身子。”
  她微微颔首,转身款款生姿的走进了后厅。他端起酒樽,手不自觉的微微颤抖,酒意方有几分,眼中就已经有了血丝。那张俊美无双的脸神情也异常矛盾。
  没有非分之想吗?自欺欺人罢了。大哥死后,哪个人看嫂嫂的眼神,不是带着几分遐思?对这个既是嫂嫂又是妻姐的女人,他能顺从自己的欲望吗?他思量着,把手中的酒仰天喝干。
  莲步轻移,环佩叮当,卸去了外袍,补施粉黛,重挽云髻的她从内厅走了出来,一下子就捕获他所有的视线。妻子也很美,却绝没有这万种风情。一股火焰瞬间烧向他的下腹,勃起的欲望顶在坚硬的盔甲上让他一阵疼痛。

  “叔叔,用餐时分,就不要身披战甲了。”她像个贤惠的妻子一样,走到了他背后,解开了甲胄的系带,轻柔的替他脱下了身上的盔甲,仿佛了解了他身上某处的不适。外袍敞开的襟口下,细密结实的肌肉泛着薄汗的光泽,让她的心头如小鹿乱撞般跳个不停,脑中不禁幻想这样一副有力的身躯,将会带给她多大的欢乐。
  “叔叔,再敬你一杯。”她索性坐在了他的身侧,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说,尽力的吸取那浓重的男子气息。
  他有些克制不住,尤其是在看到她不胜酒力醉态可鞠的样子后,那种纯洁中带点风韵,朦胧中尽是柔美的样子,像水一样柔柔的把他淹没,擅长水战的他,终究败给了这个水一样的女人。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柔荑感受那无骨一样的柔软。
  “叔叔,你弄痛我了。”她低眉顺目含羞露怯的样子足以让圣人为之疯狂。
  “不要叫我叔叔。”他一把抱起她,径直向着内室走去。
  “那么,妹婿大人,你可以把我放下吗?”她媚眼如丝带着些许酒意开口。
  “你这女人。”他有些无奈的笑着,把她放进了芙蓉帐内的软榻上,动手脱下了自己的长袍亵衣,赤裸裸的天神一样的站到了她的面前,“说,我是谁?”
  她的目光中装满了倾慕与温柔,罗带轻分,敞开的衣襟下,皎洁如月的胸膛若隐若现,她抬起上半身,勾住他的颈子,全不在乎滑落的纱裙出卖了丰满的乳房,她一字一句的说:“今晚,你是我的神,我的一切……”接着,她说出了他的名字,那个让江东少女为之心动,曾让她姐妹二人皆为之魂牵梦绕的名字。
  他满意的捧着她的脸,带着深深的酒意,狂野的吻住了她的唇,彻底的摧毁了两人之间本来应该保持的距离。她的手抚摸上他光裸的胸膛,为上面勋章一样的伤痕心醉。如果不是那个带着雄浑天下的霸气的男人,也许,她该是他的妻。
  她有些遗憾的想着,手慢慢的,一寸寸的滑向了他的下身,在那硕大的巨物上轻轻的触碰了两下,像是不敢接触一样。
  他压倒了她,抓住她的手握住了自己下身硬得发痛的坚挺,引导着她回忆起那已经生疏的闺房之乐。她感受着手心里似曾相识的脉动,半本能的用青葱玉指圈住了那雄壮的肉柱,让手心里的灼热焚烧了自己所有的理智。
  他并不满足于简单的握住,他抓住她的皓腕,强制她上下运动,舒解那快要压抑不住的欲望。为了取悦这个一直以来自己只能仰望的女人,他纡尊降贵的捧高了她柔软粉白的臀部,像心情好的时候对自己妻子那样的,用唇舌在她下面湿热的溪谷里嬉戏。
  丈夫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带给了她莫大的惊喜,但她并不想只顾着自己的享受。她轻轻的推开了他,卸去了头上的饰物,一头如云秀发就像她束缚了多年的热情一样披散在床上,玉指轻移,身上最后的遮蔽一寸寸的沿着光滑的肩头向下滑去。
  他口干舌燥的看着这以往只有梦中才会出现的情景,如果没有那个一同驰骋沙场的兄弟,她,应该是他的妻。他不无遗憾的想着,脑海中不经意的掠过了另一张相似的容颜,面色也微微的露出一丝迟疑。
  她知道他想起了他的妻子,她的妹妹,一个守着空房等待着归家的丈夫的可怜的女人。但今晚,她只想为了自己活一回,她靠在他的胸前,手在那结实的线条上游走着,“不要想别的,求求你,今晚,只想我一个人……”
  他被她近乎乞怜的话语震撼了,低下头,楚楚可怜的娇颜满是孀居的苦楚,他的心头,再无一丝旁羁。
  她的丈夫豪放不羁,自然没有许多闺房情趣,所以他温柔的手划过她敏感的花园时,幸福的浪潮几乎要将她淹没。带着五分强硬五分温柔,他与她的身躯叠在了一起,火热的尖端叩开了紧闭的玉门关,火龙一样的巨物直刺进她的灵魂深处,让她在那一刹那几乎飘飘欲仙了起来,久违了的充实的感觉充斥在她的下身,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的灵魂深处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晶莹的泪滴沿着桃花般的双颊滑落枕侧。
  “怎么了?”他紧张的问,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流泪。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不是你的缘故。”她轻柔的替他擦去因为强忍着不动而流出的细密的汗珠,“不碍的。”
  他不再顾虑什么了,女人的心本就比奔腾的江水更加变幻莫测,费心在这上面只会使良宵虚度。在那种依依不舍的包裹中,他缓慢的向外抽出,随着肉膜与他之间的摩擦,一声天籁般的呻吟从她的朱唇里溢出,仿佛这抽出的东西抽离了她所有的烦恼。在马上就要脱出的时候,他迅速的往里一送。层层叠叠的花户曲径,被他一下子通得笔直。


  比起去世的丈夫,面前的他对于风月之事明显懂得的多得多。仅仅是简单的几下,她沉睡多年的热情乃至于从未开发过的激情都探出了头。他一面温柔的动作着,一面把她的一双玉足扛在了肩头,嘴唇在脚背上轻吻着,在这双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的天足上流连忘返。
  她知道自己的脚很美,能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欲火。但没想到足背上的轻吻和足踝下面的温柔抚摸,和下身紧密结合处的源源不断的快感合成了一股,像把利剑一样直刺进她已经一团混乱的脑海。
  她无意识的蜷起一双小脚,足心皱起美丽的波纹,他笑着在足心轻轻一扫,麻痒混合着被冲击的快乐冲开了她嘴里最后的矜持。仙乐一样的呻吟大声的在屋里回荡,抛开最后一丝矜持的她,所得到的快感再度攀升,直把她送入脑中的仙境。
  柔滑紧密的花洞紧紧的缠绕着他,扭动的洁白美丽的躯体牢牢的钉着他的视线,欲抑反扬的呻吟包含着少妇的喜悦冲击着他的耳朵,在这三重的诱惑下,收束自己的欲望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她的花洞一阵阵紧缩,让她清楚的感受到他在她的体内已经涨大到了极限。
  用尽了最后一丝理智,他撤出了她的身体,在她惊讶然后了然的目光中,飞溅的液体沾染上了她美艳的脸庞。她有些不知所措,用食指刮着脸上粘上的粘粘的液体,月光洒满了屋内,皎洁的月光下,披散着一头长发,月光般美好的躯体不着一缕的她像是为了抚平自己唇齿间的干燥一样,伸出粉红的舌尖,在手指粘上的粘液上轻轻一舔。
  这样一幅妖艳的画面让他的下体骤然一沉,竟然又有了膨胀的冲动。她还在回味刚才的余韵,像慵懒的猫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他把手再度探向她的股间,在那股热情消退之前,再度熟练的撩拨了起来,花穴之上敏感的相思豆,还没来得及掩藏起自己娇嫩的身躯,就被他的手指擒了个正着,轻挑慢捻着。
  她浑身一颤,尚未退去的快感的洪流又一次把她淹没。他牢牢的搂着她,像要把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她坐在他的怀里,就在这她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的姿态下,被他轻易的贯穿。深深的没入,让她在快感中甚至感到了一丝疼痛,但那丝疼痛,却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让深深的埋在她体内的他的坚挺随着他的摇摆而浅浅的摩擦着。
  没有狂风似的激烈,只有春风一样的温柔。就仅仅是这样浅浅的律动,却让她陷入了另一波的情潮之中。她的全身终于软了下来,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结合的地方依稀可见泛泛的水光一丝丝的向外流淌。
  “水做的女人……”他轻笑道,让她趴在了床上。她软软的把整个上半身贴在了床上,胸前圣洁的双峰压成了两个变形的乳球,双膝无力的打开,挺起那丰满的臀部,摆出了羞赧的姿势。从没有用过这种姿势的她已经没有什么可觉得羞耻的了,反倒对这样的结合充满着好奇。


  他俯卧在她身后,手掌在她的乳肉边缘摩擦着,身下的长矛借着她下体充盈的快乐顺畅的尽根而入,如此深的进入对她来说还是第一回,穴心深处的那块隐秘的嫩肉几乎被顶得凹了进去。她把脸深深的埋进了软枕中,她知道平常的自己不管怎么样,现在的自己的脸上,一定写满了春意。
  她的腰肢酸软,身体渐渐的倒平,他也随着趴倒,胯下的武器开始浅浅的攻击着已经城门大开的宫殿。两个人,就像夏末的蝉一样依附在一起,忘情的营造着只有两个人的天地。
  臀肉与他的小腹拍打出和谐的旋律,她在枕中的呻吟成为最美妙的和音,在这交织着肉与灵的乐曲中,他抽出自己的欲望,把欲望的种子洒落在她柔顺的脊背上。早已不知道被喜悦的浪潮抛向天际多少次的她,疲惫得再也无力去顾及什么,就这样带着一身的狼藉,走进了春意盎然的梦乡。
  恍然梦醒已是清晨时分,床铺整洁干净,好像一切都不过是她的一场春梦。
  她抚过自己胸前草莓般的点点淤痕,只有这点点痕迹证明着昨晚的真实。她悠悠的叹了口气,不施粉黛,不着寸缕,就这样出生的婴儿一般的走到了供桌后的画像前,把脸贴在了画像上,双目渐渐的泛起水光。
  “伯符……”一滴珠泪,坠地,破碎……烟波浩瀚的景色,尽收于窗前的俊美男子的眼底。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少妇带着淡淡的愁绪,替自己的丈夫穿上了战甲。


  战事一起,再无余暇……他心里对自己说,似是不经意的叮嘱着妻子,“没事时多去看看你姐姐。你们姐妹两个常聚聚吧。我常年不在家中,苦了你了。”
  “我会的。你安心的去吧,我这里不碍的。”少妇靠在丈夫的胸甲上,没让丈夫看见自己脸上的泪,“我在家里等你。公瑾。”
  波光粼粼的水面,风过无痕……东风纵与周郎便,闺阁春深锁二乔。